2017 年就要過去啦,睡到自然醒,起來洗過澡,懶得手沖就給自己來個袋泡。於是突然回憶起第一次喝咖啡。

約麼是 1997 年的事情。鑽石瓶的「雀巢黑咖啡」教我做人!以那個心智還不成熟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咖啡的妙處。但還是忍住自己的質疑,堅持喝了半罐,依然無法享受,遂轉向各種「糖水」和「汽水」。

再後來,就到了 2005 年。在「西祠」的「 e 美食」版裡結識的一位朋友在剛剛開放的「 1912 街區」開了一家新式餐廳,他的網名就叫「咖啡城市」。他從福建廈門來,也是那個時候比較小眾、時鮮的咖啡師。認識他的時候,他做了 10 幾年的咖啡師和咖啡豆生意。他欣賞我聰明文氣,我欣賞他生動有趣,我們成為很聊得來的好朋友。我就直接喊他「咖啡」。

「咖啡」是我的咖啡啟蒙人。閒來無事就在店裡帶我們「嚐試」各種咖啡。那時候還不流行手沖,他主要做虹吸和意式。在他的引導下,喝了兩年的咖啡,終於變成一個不能缺少的愛好,甚至一度不能喝「星巴克」的那種「咖啡飲料」。

慢慢的,自己說不上多懂咖啡,但是最起碼懂得喝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長大成熟了吧,更願意去嘗試和接受更多的味道。甚至,我從那個時候開始養成一個習慣,對於「苦」和「酸」都會慎重地在嘴裡多停留一會兒,會刻意不迴避味蕾敏感的地方,讓每一絲味道充分化開。真的,這些看起來你不喜歡的味道最後都會讓你體會到一種「甜」。這種「甜」更像是與「苦」比較以後的「錯覺」。這不就正如我們說的「幸福」和「快樂」嗎?哪有什麼天生沒來由的「快樂」呢?不都是比較出來的嗎?

後來,與「咖啡城市」失聯了,應該是回廈門了吧。謝謝「咖啡城市」!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是「小牛」啊!(注:我那時網名叫「蝸蝸小牛」。)

53 − 49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