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嘗試駕馭較底、較深、較原生的生存、社會演進、人性這類題材的電影。其實無論是電影還是文學等其他的藝術形式,這種題材慣常使用的類似解剖式的手法其實本質上是偏理性的。這是西方創作典型的手法。這個片子若是以黃渤為參考線來看,很不錯了;若以中文電影圈為參考線來看,就還差得太遠了。無論是劇情是節奏、人物刻畫、台詞設計的水準、電影技術手段等,都還差得挺遠的。這不完全是電影人的任務,不怪他們。

這類創作,不能粉飾、不能代為設計,必須把個體或群體像種子一樣撒進情境的土壤去自由生長,而不是搭建公園。因為,道德、善惡這種東西一旦被安排就簡單得顯得幼稚。

9 + 1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