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約是從暑假之前開始試驗養成「早睡早起」的生活習慣。

我為自己制定了作息計畫:晚上 10:30 上床睡覺,早晨 6:30 起床。實驗的最初發現大部分早晨醒來的時間都早於 6:30 這個時間,甚至偶爾的時候3、4點也會醒來一次。所以在開學後我就把睡覺時間調整成了 10:45,晨起順延到 6:45。

我實際執行起來,極少有輾轉反側不能入睡的時候。正常情況下,入睡過程非常順利,基本在躺下 10 分鐘左右即可入睡。入睡效率自我評價還比較高。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對於習慣的變更與養成都不喜歡強制自己或者和自己較勁。如果不想睡,那就起來,不要躺著,想睡的時候再上床。當然,對於我而言,這種情況非常少,基本上入睡的時間都很順利。

對於我而言,10:45 這只是個信號,更像一個目標,而不是用來綑綁自己的繩索、枷鎖。其實,無論你的身體還是你的思想,不聽「你自己」的地方都很多。大部分情況,你越對著幹,你越無法遂意,越不由自主。因此,我讓自己不必爭分奪秒,一切自然地規劃好。所以,以往那種晚上隨心所欲、毫無節制的生活習慣就多加了一條,「看時間」。天黑之後,無論在外面還是在家裡,都會有意識檢視時間,順便把時間安排好,爭取不慌不忙、順其自然地在 10:45 分左右能夠上床睡覺。左右的意思是盡量接近這個時間點而不必強行卡時間。當然,若是剛巧卡準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的事情。若是我提前收拾好則早躺幾分鐘,反之就晚躺幾分鐘。哪怕是晚躺了幾分鐘,也不必苛責自己。甚至,我有一日看書入迷,1000 多頁的書,看到快天亮。第二天就頭昏腦脹,渾身不舒服。即使是這樣,我也沒有責備自己沒有按時睡覺,而是告誡自己讀書要節制。若是抱著責備自己沒有按時睡覺當然是人之常情,但是總的來說,這是個自我懈怠的情緒,這是種自我抱怨。我以前就講過,抱怨是人生最大的廢品,因為它毫無用處,消耗時間、精力,還懈怠意氣。所以,某一次做不好,我不會苛責或懲罰自己。我只是暗暗地想著,放過自己這一次,那明日、後日、往後每一日,都要做得更好才是。人,畢竟不是機器,要容許自己犯錯,但犯錯了,便要知錯,真知錯,那後面慢慢做好就可以了。而且對於自我評價來說,對錯本身就不是二元的,尤其在生活習慣上不必那麼死板。

總的來說,在時間控制的方面,我自認為做得還是不錯的。簡而言之,即使是有個標準,但是實施的節奏不能失控,不能忽快忽慢,不能過份緊張,更不能過份懈怠。因此我實際執行下來,平均每日基本上都是在 11 點前上床睡覺。若是有朋友在外應酬則依據情況而定,其餘每天睡覺的目標就是盡量靠近 10:45 這個時間點。
近期通過作息的調整,大致試驗出的規律是,原定每日 8 小時的睡眠,大部分時間沒有睡滿過 8 小時,更多的時候在 6 或 6 個半小時。每個人天生需要的充足睡眠的時間並不均等。因此我準備再試驗一段時間,一方面,摸清楚自己充足睡眠的大致時長,另一方面,根據具體的時長再重新合理調整一下時間安排。

從去年 11 月 18 日開始戒菸以來,到今年的早睡早起。我親身試驗,初步挑戰通常看來難度較高的習慣或習性的改變,總的來說都還算成功。期間並無反復、放棄,也沒有極力克制或壓抑某種慾望情緒的困難。這取決於我用了「轉念」的方法。「轉念」成功了,一切都水到渠成。用約束、克制、毅力戰鬥的方法,都是低效的,這種方法,你大部分的精力都不是在改變和培養習慣或習性,而是在和自己的舊觀念、惰性戰鬥。這些戰鬥即使你贏了,你的習慣和習性還在。而「轉念」就會好很多,你先想清楚,哪怕想不清楚,需先信了自己。既然要戒菸,那就相信自己沒有吸菸的需求,吸菸不會帶來愉悅的感受。既然要早睡早起,那就讓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該做到。不必拐彎抹角地給自己找那麼多理由,找那麼多理由的原因還是因為懶惰與懈怠。既然自己對自己說了,那就要信自己,就要聽自己的。這才可以。

當然想做到立地轉念,特別難,這需要平時自己多鍛鍊。例如,你可以從控制自己的情緒開始。假如你因為某件事情正雷霆大怒,在某個時刻,是否可以意識到自己在生氣?而不是被生氣一直支配,一旦若是你意識到了自己在生氣,那嘗試讓自己別考慮更多的東西(面子、後果、別人的評價等等),讓自己的氣消下來,不必說轉成開心歡喜,能冷靜下來,就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了。這和很多人生氣最後是被生氣中突然想到的後果嚇冷靜是不一樣的。這是種自覺自控的冷靜,是你讓自己做到的。在此基礎上,能否在這種心境前提下,把冷靜再轉為別的情緒,若能做到,「大善」。不是說情緒變了大善,而是,我可控,則大善。當然,情緒還不是「念」,「轉念」也沒有控制情緒這麼直白簡單,「轉念」還涉及到內外認知、行識是否二元等問題,以後有機會可以單獨開篇文章寫「轉念」。

總之,於我個人而言,我所試的幾個過程和結果,均游刃有餘、心滿意足。作文以記,共勉之。

41 − 38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