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一條鹹魚穿越回古代能不能翻身?

发布

最近經常看見有人說古時候多麼多麼的好,想回到古時候。言下之意,自己去古代就能不得了了一般。網上有人說、綜藝節目裡也常有人說。那便說說這個古時候的吸引力。

常聽聞被盛讚的大致春秋戰國和唐宋這兩個時期。春秋戰國大概是因為士人階層出了太多的大家,百家爭鳴。而且各國「士人」中湧現出一大批有血有肉有禮有節令人神往的優秀人才。唐宋時期其實要分開來說。唐朝廣大開放,是個文化禁線門檻很低的時期。宋朝立國起舉國都推崇文人。這兩個朝代起初經濟也很發達,文豪特別多。不僅唐朝有一堆春筍般多而優到變態的詩人們,連帶一起的唐宋八大家甚至和他們同時期裡有太多學識淵博、境界高遠的文人。這幾乎是後世代代嚮往的黃金時代。文學藝術的各個方面都有很璀璨的明珠。而這些置身其中的「古人」大約就是形成古代吸引力最強源頭了。

之後的很多朝代直到我們對這些時期的人都推崇備至。然而仔細想來,古人的風骨、氣節、學識、境界等等,更多的是我們作為後世觀察者賦予的人格或文化的符號。我們是隔著歷史的距離進行的觀察與想像,這是視之為整體或對象、有邊界地認識描繪他們。我們當然對古人和古文化無法做到過程式的介入。正如此一旦插上想像的翅膀,就更加引人入勝。

大膽設想一下,於古時候那生而逢時的人而言,我們所強賦的所有的符號其實就是他們原本自然而然的道理、生活和路。那些冒死諫言的風骨、和光同塵的境界、淵深浩淼的學識、境轉不移的氣節等等,都是當時生存的既有秩序。這些秩序,你生而其中,便會化在你的身上、骨子裡,那是「當下」的基因。

若是我們回去了,帶的是當代的基因,真實介入到那個過程裡,你可能並不覺得美好,你也不會如你想像般游刃有餘。假使你有幸能帶著當代先進的認識回去,你也未必會比那些優秀的人更優秀。你很難在那個情境中順利成長起來,可以適應的部分將會遠遠少於你需要對抗的。那個時代本身對你來說就已經應接不暇了,更不要說和「偶像」成為「同期生」。說難聽點你可能為「偶像」提鞋的機會都沒有。最後,你可以想想看,你會背所有李白杜甫的詩、蘇軾辛棄疾的詞,你就能和他們做好朋友了?

晚安語 一則

发布

偶爾管窺人生芸芸,常見大家各種多姿多彩、琳琅滿目、情緣跌宕、百轉千回,但臨了總覺有如充氣的礦泉水,花樣雖多卻還是水味兒。
by [pengqiqi.com]``06-03-2018

小浮生大俗事 之一

发布

近日心中罣碍著兩幅扇面。一罣海棠,二罣涼詩,至今未果。

其海棠之因,前年春遊南信大,龍王山下驚遇一片垂絲海棠,千嬌百媚、笑靨旖旎,燒我心久矣。後得一梅竹小扇,想一面海棠盛開,有學生允我,至今未見。如今想見心切,又恐倉促,不如我意。惴惴不似我。

其涼詩之因,蓋不喜扇書別文,數年皆執紈白。既炎夏之用,須上書清涼詩文,或搖崑崙冰風、或扇冬雪之氣、或借老槐厚蔭,諸般等等,護我清涼。雖耿耿久矣,未逢靈趣、不得佳句,擾我營營。

當真是,拂亂風月,不得情懷,自忖俗不可耐!

造神新時代

发布

人類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熱衷於「造神」。這有很多很簡單的原因,比如為了「實現」想象的能力、為了催眠別人甚至自己進而掩蓋某些東西等等。這個看起來很「科學」的時代,依然不能幸免。大數據、AI,就像是當前和未來的「新神」。它將使用「想象中類神」的能力和視角,不段誘惑我們創造它,並為之前赴後繼。

過「金粟庵」小記

发布

途徑金粟庵,覺玲瓏小處,鬧世獨立,欣然閒游。進院,見僧著常服為老嫗「治病」,以雙手搭其肩之式。余隱約聽「佛光」二字,遂近前細聞,「佛光見否?於門縫,忽隱之?」是言二三反復,嫗唯諾,「見。」又言,「汝無恙,知否?」嫗默然。僧轉廚房。至此,余匆忙觀游「玉佛殿」。後入地藏殿,又見一年輕出家人巧言與一婦人說供奉及善事種種。其間,諸般空軍司令、各地種類官員信嘴拈來、旁徵博引,蔚為嘆服。婦人亦唯諾。余笑笑洒然,善哉善哉,去也。

臨門回望,老嫗坐而怔然良久矣。

有道是:

俗不欺佛僧自欺,白玉巧掩鬼神機。
來來往往真佛事,死死生生假菩提。

這等醃臢事,羞以白話言之。

「咖啡」與我

发布

2017 年就要過去啦,睡到自然醒,起來洗過澡,懶得手沖就給自己來個袋泡。於是突然回憶起第一次喝咖啡。

約麼是 1997 年的事情。鑽石瓶的「雀巢黑咖啡」教我做人!以那個心智還不成熟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咖啡的妙處。但還是忍住自己的質疑,堅持喝了半罐,依然無法享受,遂轉向各種「糖水」和「汽水」。

再後來,就到了 2005 年。在「西祠」的「 e 美食」版裡結識的一位朋友在剛剛開放的「 1912 街區」開了一家新式餐廳,他的網名就叫「咖啡城市」。他從福建廈門來,也是那個時候比較小眾、時鮮的咖啡師。認識他的時候,他做了 10 幾年的咖啡師和咖啡豆生意。他欣賞我聰明文氣,我欣賞他生動有趣,我們成為很聊得來的好朋友。我就直接喊他「咖啡」。

「咖啡」是我的咖啡啟蒙人。閒來無事就在店裡帶我們「嚐試」各種咖啡。那時候還不流行手沖,他主要做虹吸和意式。在他的引導下,喝了兩年的咖啡,終於變成一個不能缺少的愛好,甚至一度不能喝「星巴克」的那種「咖啡飲料」。

慢慢的,自己說不上多懂咖啡,但是最起碼懂得喝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長大成熟了吧,更願意去嘗試和接受更多的味道。甚至,我從那個時候開始養成一個習慣,對於「苦」和「酸」都會慎重地在嘴裡多停留一會兒,會刻意不迴避味蕾敏感的地方,讓每一絲味道充分化開。真的,這些看起來你不喜歡的味道最後都會讓你體會到一種「甜」。這種「甜」更像是與「苦」比較以後的「錯覺」。這不就正如我們說的「幸福」和「快樂」嗎?哪有什麼天生沒來由的「快樂」呢?不都是比較出來的嗎?

後來,與「咖啡城市」失聯了,應該是回廈門了吧。謝謝「咖啡城市」!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是「小牛」啊!(注:我那時網名叫「蝸蝸小牛」。)

定幾個 2018 年的小目標,慢慢實現。

发布
  1. 寫一本書。
  2. 學一門外語。
  3. 學一門編程語言。
  4. 廣泛涉獵國內外音樂。

菸酒已經在 2017 年戒啦:

多說幾句:

酒一直就幾乎沒喝,也不愛喝;

菸嘛,12月18日自己突然開始戒的;

有人問我痛苦嗎?

一點都不啊!毫無不適,還很開心呢。

因為「慣性地抽菸」帶來的積極的自我反饋,遠遠沒有「可以輕易掌控自己的能力」帶來的自我反饋強烈而滿足。

這就是我之前短文說的:「不要隨便說自己道理都懂,做不到就是不懂啊。」

我戒煙順便示範一下,你看,道理懂了真的就可以輕易做到的啊!

《木蘭》要爬墳了。

发布

昨晚去看了中央某歌舞團出品的中國民族歌劇《木蘭》。雷佳主演。陣容很強大。形式完整度也挺高,但是旋律全程聽下來,完全是解放軍軍旅歌曲大雜燴,穿插社會主義新農村新生活民歌風!

說好的民族歌劇呢?哪裡民族了啊?穿點古裝就民族了嗎?用點五聲調式寫點農村、軍旅風格的音樂就是民族了嗎?

介紹上說,這是中國民族歌劇,借鑑了中國戲曲程式化的很多精髓,真的不是來搞笑的嗎?比如說,倆人一見面,膀子掄圓劃一個弧,重重地托抱住對方的肘部。這不是地下黨、武工隊、在山林裡會合的同志們之間的招呼禮儀嗎?《木蘭》是南北朝時候的故事啊。南北朝啊,南北朝是什麼樣的,估計還沒來及查吧?

真的,不帶這麼忽悠老百姓的。以後弄不好、弄不準,就不要說自己創新。能不能不要作,不要瞎折騰,老老實實寫寫農村題材的不好嗎?比如,我就聽說前幾天的《小二黑結婚》很不錯。emmmm,雖然我沒去看,但我是相信的。因為,那種土土的原生態的歡樂「藝術」,早已駕輕就熟、已臻化境。
以這麼高的起跑線給出這樣作品,真是心疼那些佈景、燈光、演員了。

這幾日看的《拉貝日記》、《蔡文姬》、《木蘭》三場歌劇,真的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