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秘訣的「早睡早起」

发布

我大約是從暑假之前開始試驗養成「早睡早起」的生活習慣。

我為自己制定了作息計畫:晚上 10:30 上床睡覺,早晨 6:30 起床。實驗的最初發現大部分早晨醒來的時間都早於 6:30 這個時間,甚至偶爾的時候3、4點也會醒來一次。所以在開學後我就把睡覺時間調整成了 10:45,晨起順延到 6:45。

我實際執行起來,極少有輾轉反側不能入睡的時候。正常情況下,入睡過程非常順利,基本在躺下 10 分鐘左右即可入睡。入睡效率自我評價還比較高。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對於習慣的變更與養成都不喜歡強制自己或者和自己較勁。如果不想睡,那就起來,不要躺著,想睡的時候再上床。當然,對於我而言,這種情況非常少,基本上入睡的時間都很順利。

對於我而言,10:45 這只是個信號,更像一個目標,而不是用來綑綁自己的繩索、枷鎖。其實,無論你的身體還是你的思想,不聽「你自己」的地方都很多。大部分情況,你越對著幹,你越無法遂意,越不由自主。因此,我讓自己不必爭分奪秒,一切自然地規劃好。所以,以往那種晚上隨心所欲、毫無節制的生活習慣就多加了一條,「看時間」。天黑之後,無論在外面還是在家裡,都會有意識檢視時間,順便把時間安排好,爭取不慌不忙、順其自然地在 10:45 分左右能夠上床睡覺。左右的意思是盡量接近這個時間點而不必強行卡時間。當然,若是剛巧卡準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的事情。若是我提前收拾好則早躺幾分鐘,反之就晚躺幾分鐘。哪怕是晚躺了幾分鐘,也不必苛責自己。甚至,我有一日看書入迷,1000 多頁的書,看到快天亮。第二天就頭昏腦脹,渾身不舒服。即使是這樣,我也沒有責備自己沒有按時睡覺,而是告誡自己讀書要節制。若是抱著責備自己沒有按時睡覺當然是人之常情,但是總的來說,這是個自我懈怠的情緒,這是種自我抱怨。我以前就講過,抱怨是人生最大的廢品,因為它毫無用處,消耗時間、精力,還懈怠意氣。所以,某一次做不好,我不會苛責或懲罰自己。我只是暗暗地想著,放過自己這一次,那明日、後日、往後每一日,都要做得更好才是。人,畢竟不是機器,要容許自己犯錯,但犯錯了,便要知錯,真知錯,那後面慢慢做好就可以了。而且對於自我評價來說,對錯本身就不是二元的,尤其在生活習慣上不必那麼死板。

總的來說,在時間控制的方面,我自認為做得還是不錯的。簡而言之,即使是有個標準,但是實施的節奏不能失控,不能忽快忽慢,不能過份緊張,更不能過份懈怠。因此我實際執行下來,平均每日基本上都是在 11 點前上床睡覺。若是有朋友在外應酬則依據情況而定,其餘每天睡覺的目標就是盡量靠近 10:45 這個時間點。
近期通過作息的調整,大致試驗出的規律是,原定每日 8 小時的睡眠,大部分時間沒有睡滿過 8 小時,更多的時候在 6 或 6 個半小時。每個人天生需要的充足睡眠的時間並不均等。因此我準備再試驗一段時間,一方面,摸清楚自己充足睡眠的大致時長,另一方面,根據具體的時長再重新合理調整一下時間安排。

從去年 11 月 18 日開始戒菸以來,到今年的早睡早起。我親身試驗,初步挑戰通常看來難度較高的習慣或習性的改變,總的來說都還算成功。期間並無反復、放棄,也沒有極力克制或壓抑某種慾望情緒的困難。這取決於我用了「轉念」的方法。「轉念」成功了,一切都水到渠成。用約束、克制、毅力戰鬥的方法,都是低效的,這種方法,你大部分的精力都不是在改變和培養習慣或習性,而是在和自己的舊觀念、惰性戰鬥。這些戰鬥即使你贏了,你的習慣和習性還在。而「轉念」就會好很多,你先想清楚,哪怕想不清楚,需先信了自己。既然要戒菸,那就相信自己沒有吸菸的需求,吸菸不會帶來愉悅的感受。既然要早睡早起,那就讓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該做到。不必拐彎抹角地給自己找那麼多理由,找那麼多理由的原因還是因為懶惰與懈怠。既然自己對自己說了,那就要信自己,就要聽自己的。這才可以。

當然想做到立地轉念,特別難,這需要平時自己多鍛鍊。例如,你可以從控制自己的情緒開始。假如你因為某件事情正雷霆大怒,在某個時刻,是否可以意識到自己在生氣?而不是被生氣一直支配,一旦若是你意識到了自己在生氣,那嘗試讓自己別考慮更多的東西(面子、後果、別人的評價等等),讓自己的氣消下來,不必說轉成開心歡喜,能冷靜下來,就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了。這和很多人生氣最後是被生氣中突然想到的後果嚇冷靜是不一樣的。這是種自覺自控的冷靜,是你讓自己做到的。在此基礎上,能否在這種心境前提下,把冷靜再轉為別的情緒,若能做到,「大善」。不是說情緒變了大善,而是,我可控,則大善。當然,情緒還不是「念」,「轉念」也沒有控制情緒這麼直白簡單,「轉念」還涉及到內外認知、行識是否二元等問題,以後有機會可以單獨開篇文章寫「轉念」。

總之,於我個人而言,我所試的幾個過程和結果,均游刃有餘、心滿意足。作文以記,共勉之。

過「金粟庵」小記

发布

途徑金粟庵,覺玲瓏小處,鬧世獨立,欣然閒游。進院,見僧著常服為老嫗「治病」,以雙手搭其肩之式。余隱約聽「佛光」二字,遂近前細聞,「佛光見否?於門縫,忽隱之?」是言二三反復,嫗唯諾,「見。」又言,「汝無恙,知否?」嫗默然。僧轉廚房。至此,余匆忙觀游「玉佛殿」。後入地藏殿,又見一年輕出家人巧言與一婦人說供奉及善事種種。其間,諸般空軍司令、各地種類官員信嘴拈來、旁徵博引,蔚為嘆服。婦人亦唯諾。余笑笑洒然,善哉善哉,去也。

臨門回望,老嫗坐而怔然良久矣。

有道是:

俗不欺佛僧自欺,白玉巧掩鬼神機。
來來往往真佛事,死死生生假菩提。

這等醃臢事,羞以白話言之。

「咖啡」與我

发布

2017 年就要過去啦,睡到自然醒,起來洗過澡,懶得手沖就給自己來個袋泡。於是突然回憶起第一次喝咖啡。

約麼是 1997 年的事情。鑽石瓶的「雀巢黑咖啡」教我做人!以那個心智還不成熟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咖啡的妙處。但還是忍住自己的質疑,堅持喝了半罐,依然無法享受,遂轉向各種「糖水」和「汽水」。

再後來,就到了 2005 年。在「西祠」的「 e 美食」版裡結識的一位朋友在剛剛開放的「 1912 街區」開了一家新式餐廳,他的網名就叫「咖啡城市」。他從福建廈門來,也是那個時候比較小眾、時鮮的咖啡師。認識他的時候,他做了 10 幾年的咖啡師和咖啡豆生意。他欣賞我聰明文氣,我欣賞他生動有趣,我們成為很聊得來的好朋友。我就直接喊他「咖啡」。

「咖啡」是我的咖啡啟蒙人。閒來無事就在店裡帶我們「嚐試」各種咖啡。那時候還不流行手沖,他主要做虹吸和意式。在他的引導下,喝了兩年的咖啡,終於變成一個不能缺少的愛好,甚至一度不能喝「星巴克」的那種「咖啡飲料」。

慢慢的,自己說不上多懂咖啡,但是最起碼懂得喝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長大成熟了吧,更願意去嘗試和接受更多的味道。甚至,我從那個時候開始養成一個習慣,對於「苦」和「酸」都會慎重地在嘴裡多停留一會兒,會刻意不迴避味蕾敏感的地方,讓每一絲味道充分化開。真的,這些看起來你不喜歡的味道最後都會讓你體會到一種「甜」。這種「甜」更像是與「苦」比較以後的「錯覺」。這不就正如我們說的「幸福」和「快樂」嗎?哪有什麼天生沒來由的「快樂」呢?不都是比較出來的嗎?

後來,與「咖啡城市」失聯了,應該是回廈門了吧。謝謝「咖啡城市」!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是「小牛」啊!(注:我那時網名叫「蝸蝸小牛」。)

定幾個 2018 年的小目標,慢慢實現。

发布
  1. 寫一本書。
  2. 學一門外語。
  3. 學一門編程語言。
  4. 廣泛涉獵國內外音樂。

菸酒已經在 2017 年戒啦:

多說幾句:

酒一直就幾乎沒喝,也不愛喝;

菸嘛,12月18日自己突然開始戒的;

有人問我痛苦嗎?

一點都不啊!毫無不適,還很開心呢。

因為「慣性地抽菸」帶來的積極的自我反饋,遠遠沒有「可以輕易掌控自己的能力」帶來的自我反饋強烈而滿足。

這就是我之前短文說的:「不要隨便說自己道理都懂,做不到就是不懂啊。」

我戒煙順便示範一下,你看,道理懂了真的就可以輕易做到的啊!

「散步」

发布

早晨偷偷的沒有去參加運動會開幕式睡了個懶覺,迎著燦爛的陽光起床。中午在工作室的時候被窗外枝椏中透過的陽光撩撥得不行,想著要去個陌生的地方喝個下午茶。

終於找到一個「上海路」的咖啡廳店名叫「Like Sunday Like Rain 83# Coffee」。我是這電影的「迷叔」,那首大提琴曲更是喜愛。

順便說到「上海路」,以前我住「南北秀村」的時候,並沒有幾家店可以留住我的腳步。在那之後很久都是如此。

這家咖啡廳就在「五臺山北站」那個路口的西北角,下車就可以看見。我上去的時候隔壁應該在裝修,原本外面供客人使用的三張桌子的其中一張上還橫著一塊長長的木板。一切毫無觀感。本來80分的期待瞬間就掉到了40分。於是匆匆點了咖啡,在裡面一個小房間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並沒有特別的想去的地方,我需要散步。於是到了「南師大」門口,拐角那裡在修路。我故意繞著修路的工地轉了一圈。從小就喜歡看人家幹這些活和很多機器啊設備啊,覺得好玩。

然後從「南陰陽營」穿過去,算是回憶一下以前在這生活的腳印吧。很多店都還在,有些店已經沒了。一路走向「漢口西路」,向「南大」門口的方向走去。「陶谷新村」的那些店也還在,很多招牌都舊了,有了年份的痕跡。那些大大小小的門臉都有我生活過的影子,那些吃食、器物、味道、顏色在記憶裡熟悉而又陌生,因此也不願再踏進去。

慢慢沿著「漢口西路」往裡走去,途徑「青島路」路口後就是「南大」門口的「美食圈」了。說「美食圈」也就是玩笑,每家對我來說都像食堂一樣。以至於路過「雕刻時光」我都沒有抬頭看一眼那通往二樓的樓梯。

時間剛好,我不緊不慢幾乎是保持著勻速穿過「南大」的大門。路過大門的時候我都沒有向裡看,但是這門,我很熟悉。

我心裡下一個目標是「羲和廣場」。行走的時候,我享受每一個紅燈停下來的等待,享受每一次給別人讓路的等待。我不著急,我只是需要散步。

「羲和廣場」那邊有家「漫咖啡」,也曾有段時間常去。當然那邊其他幾家店也常去過。原本打算去「漫咖啡」小憩一下,我都過了馬路,來到門口駐足了,便又改了主意,又繼續向前走去。因為想到再隨意走走就可以到鼓樓的「凱瑟琳廣場」了。

我不是要去「Line Friends」,而是要去後面的那家「Starbucks」。那家店門口開闊,外面的涼棚和桌椅剛好可以讓我小憩,看著太陽下山。路過喧鬧的「丹鳳街」路口,從「Line Friends」路過,大大的玻璃窗透出店裡暖黃的燈光,尤其鮮艷。遠遠就能望見裡面年輕的小夥伴們圍繞著玩偶拍著照,作出略顯克制的笑容望向手機的鏡頭。很快樂,但不夠充分。但是那個暖黃的窗口依然吸引著我,我很不禮貌地站在那裡拍了兩張窗口的照片。我對人沒興趣,我就是想留一下那個暖色的大窗戶。

後來,在「Starbucks」外面坐到天黑下來。其實我並沒有留意到太陽是什麼時候不見了的。我想這並不重要,因為可以吃晚飯了。為了減輕吃晚飯的心理負擔,我需要走一下再吃,這樣更容易讓自己接受吃吃吃吧。

其實,我就是想去「紫峰」看看。從「秀水街」路口沿著電信大樓走過去剛好。穿過地下通道直接就到了「紫峰」。仔細問了問自己的意願,並沒有什麼期待的美食,於是隨便在「兩淮一絕」吃了麵。其實是因為剛好人少,不過麵的味道還不錯,但這些都不重要。

吃過飯我需要散步,我於是一層層的乘扶梯從下到上轉了個遍。很久沒這麼仔細看那邊的店了,有些早期開的店都換了品牌。我就是想玩一下裡面的兩個扶梯。

一樓大廳靠近北門的地方是一片「Starbucks」的外部桌椅設施,坐滿了等待在旁邊英語培訓上課的兒童的家長們。我湊熱鬧也在人堆裡坐了一小會兒。看家長們的表情、看他們身上歲月與生活的痕跡,很有趣。我當然並不會一直盯著人看,我看著手機的時候,他們的話語飄進我的耳朵,我就看見了很多種生活和經歷。

看了時間錯過了下班高峰期,就出了「紫峰」依然散步。我需要穿過一下「鼓樓廣場」。這是我今天散步唯一錯過的地方。過馬路沿著「中央路」東側向那邊走去。途徑一個炒栗子店,發現還有賣新鮮做的山楂糕,就像小時候吃的那種,外形像冰棍一樣可以拿在手裡直接吃。開心地買了兩隻,邊走邊吃了一隻。

「鼓樓廣場」當然已經被廣場舞都包圍了,途經三波人。基本上都是跳一些交易舞,從陣陣香氛飄動的情形看來,每個參與的人並不願簡單。即使動作拙難,卻心努力向著美好。這些並不會使我駐足觀望,也不會使我的眼光飄移。

徑直走到車站,11路來了,我一頭扎進這輛空車回去。我不用看,便知道它經過了哪裡。它經過上海路的路口,向前經過寧海路,然後一直到西康路這段路程有我構思過的一個人物的故事。我太熟悉這段路程裡的每一個細節了,我熟悉好多年了,就像熟悉南京這個城市。

在熟悉的城市裡「不熟悉」的散步,我走的每一步都有緣由。即使我閉上眼睛,它們也依然栩栩如生,無論有沒有時間的痕跡。

最後,其實我刻意迴避了一些內容。其實、其實「散步」的每一步都見了舊人。

你好。我還記得你,也記得幾乎所有的細節。你不必知道,我不想說。

我只是把一首新歌單曲循環了一天。

最后一个轮回

发布

有时候,怕这人生是个轮回。有时候,又奢望这人生是个轮回。这很矛盾。

若然这人生是个轮回,那最好是最后一个轮回吧。

最后一个轮回的话,那我来这做什么?我偶尔的时刻脑袋会穿越一下,突发的想到自己是一个轮回过很多世的行者。之前的无数世的轮回,不断的完成一个个横亘在眼前心头的任务。可莫名的就好像还缺少那唯一的一次。这种感觉或许是欠了某个人很多世,因为其他的任务,一直把这个最重要的任务放在最后,希望自己能用全部的精力用一生的时间来完成它。

或许这次轮回就是开始等那个人,等那个人准备好,来到身边,与我相遇,让我容她、惜她、疼她、爱她。或是守候她,等她的出现,然后守护她,让她快乐、让她幸福、让她追求她的心方向、让她圆满。不再强求什么,这一轮回只是要她不圆满的圆满,帮她抵挡所有的忧伤、烦恼,最后走到她认为最好的结果。只想眼见她不为世事烦扰,眼见她注视爱的欣喜,眼见她坦然而安心的走每一步,眼见她无论走来还是走开都在脸上绽放的淡淡微笑。

这样的最后一个轮回,我想无论对谁来说,也就够了,也就圆满了吧。

28封信

发布

今天整理电子邮件,看见了记忆以外的28封信。这是2007年3月22日到2008年6月11号期间一个女孩写来的。重新看过所有信件的内容,只想跟她说一句谢谢你。尽管她可能不会有机会看见这篇文章,我觉得还是要说。

我是那种不愿把情绪表达得很充分的人。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有的时候很多话就适合在某个时刻说,错过了这个时刻,便不愿再说起。所以在过去的一些时间里,我错过很多说话的时间。我知道,这不公平。我现在只想说,对不起!希望你们了解,我不说并不是因为心里不想说,只是错过时刻,错过那个心情,我便无从说起。

谢谢你,Hi!对不起,朋友们!

窗,只开在雨天

发布

车上下来,独自走在街边。风,有一丝丝暖,又有一丝丝寒,突然有个错觉,仿佛此刻身在秋天。

看川流的人群,却没有初春的盎然,满眼的旁若无人、灯火阑珊。你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的悠闲。

翻遍手机,那些人名像流水般划过指尖。有的人,不是太近,就是太远。近得让人失语,远的让人无言。

房间紧闭的窗,一如既往的守护我的房间。我几乎从不打开它,却是怕惹了外面的尘烟。如果某个时刻你见它开着,那定是个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