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失眠

发布

其实,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地爱过一次
再别离
那么在长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盼望》(席慕容)

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席慕容的诗。喜欢她柔软而略显无奈的言语,这首《盼望》我也很喜欢。可是不懂爱的时候,如何能知道盼望是怎样的心情。

不小心就已经过了10年。前几日在书吧,突然的就想起来她的诗。那时候重新读来,便觉得每一首都更加贴切。今晚辗转的时候,又想到这首《盼望》。不知道说什么呢。

想很多,却说不出。暂且记着吧。

南浔两首

发布

(一)

此处有一庄,人闲水声忙。
晓看檐远天,夜闻月疏凉。
曲径二三里,突见穿心巷。
不知谁相逢,前缘已成殇。

-11.21

(二)

轻车半晌路湖州,
看却南浔柳影稠。
剪径楼台遗旧事,
小莲庄畔橹声悠。

-11.22

11月11日,阴天

发布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把所有思念都一点点的沉淀…

呃,这是歌词。房间灯坏了,所以没灯开,最后面一句跟我没关系。最讨厌阴天,很压抑,半死不活的样子。就像是老天爷故意给全天下的人脸色看一样。再加上今天11.11日,好神奇的“光棍日”。给那些愤懑的人更加愤懑的气氛。他们过的不是光棍日,过的是寂寞。

一个人可以单身可以光棍,但别寂寞。一和寂寞扯上关系就完了。寂寞是一种自怜。

天生万物各有定分,任尔用尽心力,本来有者,必定还有,本来无者,到底必无。

过去的四个月并未沉寂

发布

这是迟到很久很久的日志。

最近的一篇日志竟然还是7月底的。当然这中间停歇有很多原因,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用的Wordpress Mu在2.8.1这个版本的时候出现了问题,一直无法自动更新到最新的版本。而该版本又有些小问题,比如Live writer不能连接等等。我一直没有敢动里面的数据。所以很久没更新。当然这也是我逃避写东西的“借口”之一。

终于在这个难得的早起的清晨,我穿着短袖裸露在冰冷的房间里,脑袋异常清晰地完成了本次博客的升级。目前本站已经运行在了Wordpress Mu 2.8.5.2版本,各项插件也顺利过渡了。博客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经历了暑假,跑了好多地方,有很多好吃的好看的,还有故事。唉,只可惜,现在回忆也没有当初的现场感了。稍后再说吧。

很多话,错过了时间,就很难在说出来了,即便想说,也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话语作为开端。不是么?

想了很多

发布

来到张家界,我依然失眠。这个时代,失眠是一种通病吧!

看了一本书《精神世界-思维》和两集电视剧《金婚》,突然生起了很多感触。这些不仅关于自我还关乎父母、姊妹、爱人、理想、生存……想起过去想到了未来审视了现在。人生从哪里开始我并不确切,可确切的是我没有要模糊的结尾。

从2006年的7月16号到现在我想我是“病”了。这三年应该是我以后的一生中最可能不愿再想起的一段时间。换句话说,这最临近的三年似乎并没做到我一贯坚持的不遗憾不后悔。当然说实话做到不遗憾不后悔并不是简单的事情。然而当我以此为信条和自省的标准以来,它曾指引我走过了除这三年外几乎所有的时光。我确信它适合我,就像我确信它并不是适用于每个人的真理一样。

当我愿意坦荡地表露我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些我必须承认和面对。这三年中我曾和并不深爱的人交往过。我怜惜她们关心她们爱护她们帮助她们似乎也不是拿深爱作为原因和动机。我承认在这三年中我让自己模糊了爱的本身,也模糊了爱的动机。好像很多时候我有些轻率的传递出了爱的“幻像”。

很多人说过我想得太多过于复杂,这点我自己也早已知道。我一直以来有意无意地模糊过很多东西。那些形而上的和形而下的、那些主体的和客体的、那些内在的和外在的、那些刹那的和永恒的、那些可感知的和虚幻的、那些理智的和感觉的,甚至还有那些是是非非的判断。这些在我的生命里造成了(过)很多常人难以背负的重荷。想过最简单最平淡生活的愿望越来越突显出来,频频地在我的生活中四处不安分的激荡。这种追求平静的波澜是最大的矛盾, 它让我难以抉择到底是堵?还是疏?

天一亮,就苍白了…

三个男人的“五一节”

发布

这个五一节是三个男人的狂欢。老宋、帅帅和我三人从1号开始,四处寻找好吃的好玩的。虽然活动范围很小,但还是很快乐。期间我有打过80分,虽然打了好几局了,我还是没摸着头脑;我跟帅帅还去了趟江北看房子,还去很多地方吃了好多东西,还去打了六七个小时的桌球。总的来说,内容挺丰富。

说实话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不敢说,也说不清楚,可是明明就知道缺了点什么。缺的是现在还是未来,着实也说不清楚。晚上和朋友聊天,突然又有些感慨。哪里?到底是哪里?应该是那里还是这里,困扰了我一年多的问题,又浮出水面。总该有个原因吧,还能像年少是那样,放下所有去做么?我也搞不清。正如我上课和学生说的那样,越成长加之在身上的角色、责任、桎梏就越发的多。问自己的频率明显的低了,这是不对的。还是应该问自己,我觉得。

发布

我忘记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我已经不觉得我能记得起什么来,甚至忘了想我。

我好像有一段空白,很空很空的,这像是替代了曾经的所有,把之前的都清空了。空得让我甚至无从忧伤亦无从欣喜。突然的无征兆地就走进一个没有感情跌宕的时光。没有人、没有事、没有物来打动我。这样,我说如果一直这样的,我就不开心,因为我不喜欢没有心情。我翻遍所有的文件夹的音乐,也找不到一首我此刻想听的音乐,也找不到我中意的色彩。这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说实话,这让我有些慌乱。

我就像静静的走在刺眼的光亮下,白茫茫一片。我知道很亮,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可是我看不见那光亮,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想要回我的心情,即便那曾经都是忧郁,但那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拥有我的,我就很开心。可是,可是我知道我不能一直想要,我越想要,要得越强烈,它就一定不会在,它就一定会逃得越远。

那个“我”千万不要走得太远,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走近,我带你,你带我,我们一起走,一定要一起走。

没有落脚的旅程

发布

打转二十多年,已是不归路。常常的发觉,这是个没有落脚的旅程。几乎很少的感受属于、被属于,大部分的光阴被需要和被需要所占有。萍聚萍散因无根,云卷云舒由太虚。好想找个清静所在……把自己交给那里……淡淡的,对!就停下来淡淡的活、淡淡的逝去……

完整的梦,不完整的说出

发布

昨夜有一个完整的梦,梦里所有的细节我都能记得
清晰的面孔,无论是曾认识的还是梦里新见得的,都无比的清晰
清晰的细节,无论是故事的全部还是故事的角落,都异常的明确

有一个完整的梦,用不完整的说出

那里有很多完全互不相干的人,都出现在一个考场里
还有很多更不相干的事情,也发生在考场里

亲戚、老师、学生、路人甲乙丙丁……
大考、英语、语文、竟还有真枪实弹的扫射……

血染的是为了争夺
为了争夺一个人的成功,更确切说应该是一个女子的成功。
一个女子为了另外一个女子的成功发动了这场战争。

女子发起的缘由女子的战争,荒谬。
可她们是母女。
变异了的母亲和女儿

还有,
《寡人的一生》
这个老师的文风愈发的像我调侃。
但是这个老师我依然敬重。

再后来就是后悔很多事情,
怨不得别人的很多事情。

其中最大的错误就是,
进错了考场。

还付出了一颗牙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