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忽侵至

发布

天光忽侵至,覺醒不自持。
晚夢沈弦月,曉簷掛霜枝。
近看樓影憧,遠聞鵲聲織。
竹酒淡如水,卷書廢似紙。
久身營營裡,長恨已忘詩。

118日晨,醒甚早,透窗觀天,偶得兩句。後因白天監考未果,遂記之。再後數次回寫,已失當時情境,終不得周全,大為遺憾。今,強湊補全,以誌詩心不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