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她在认识的很突然,在网上顺便聊了很久,做了没见面的朋友。然后我收到如下的文字: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夜是危险的,它总会令人不知觉中卸下戒备,防不胜防。恰似我当初在网上邂逅的的灰色的你。很高兴平日的你看起来如爱吃甜食的女生一样,明朗而又快乐。

老庄讲释禅宗: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其间自有着静而达、淡泊而自持的境界。但在这样伤感迷醉的情绪中自我沉沦,那错过的该是怎样无懈可击的一生啊?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气质,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奇怪脆弱而又难以言传。或许你在才情勃发之余,还可试着望空挥袖去做那风月间最为有千千壑的人。

绵绵往事,权当那前生前世罢了……”

我后来隔了好久回了她一封信。然后我收到如下的文字:

“你将很难想象我是怎样的沉溺于写信这项运作,在你面前我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聊天也需要有对手。我们可以随意地说着时而晦涩时而简单的语言。我喜欢看来支离破碎而实际上意蕴万千的这份矛盾。它让我觉得咫尺天涯的你,如瓷器。——当然这瓷器已被放置在那触手不及的高台,远远的看,就够了。

(知道你在远处的眼睛里是怎生的模样么?)天生的“仕子”味道,漫不经心的眼神带着些许“桃花”,还有投入。

(看到这有没有开心的笑出来?恩?)换做我,肯定是要得意忘形大声而张扬的笑了

知道吗?你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哦:-(

或许:潜意识里我更乐于见你现在的模样。

读到这里,不知可爱的你已是否知道我是怎样的女子,

我不希望你对我了如指掌,真的!

左手的小指上我戴了个妖媚至极的指甲饰物。你能想象得出一个平凡如尘埃的女子却拥有伊斯兰后宫那妃子的魅惑饰物么?或许有一天,你会见到它。或许有一天,我会戴上全部的尖尖十指。

看你的信,感觉即熟悉而陌生。

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晚才寄信给我,我以为你会把答案如宝藏般躲藏在某个角落里,但搜遍了信纸也不见有。后来我明白,原来你是个喜欢把谜面和谜底扯得那么远的人,我的胃口也被吊得老高老高。

如果,如果有一天,一个穿着有小扣子棉布衬衣,洗得泛白的牛仔裤的女子,带着微微惶恐而脆弱的表情仰头看你时,你会知道她是谁么?

当然这只是如果,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与你相见。

更或许,我只是简单的一身T恤牛仔,在你未注意之前,便已读你如读书,然后远远的跑开,躲在角落里不可遏制的偷笑出声来。

你说好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