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本篇有抄袭一位美女的日记,抄袭的原因是她用了“稀释”。

我的内心似乎从来不曾这样平静过。我发呆的时间多了起来,游戏的时间更多了。腰椎因为长久的坐姿疼痛不已。偶尔出去应酬的时候仿佛还能短暂的应付得很好,食欲也还不错。昨天还烧了一锅我最爱吃的红烧肉。但有一种说不出的消沉,一次次的冲击我外部的热情。

这个秋天格外的漫长。它开始的太早了,长时间持续适宜的温度使人惊奇。有种不可名状的压力或者说负担让我身心疲惫,让我无力与人交谈,就连注视的气力也在消减。我已经做不到持续的得体,仰靠椅背,眼睑下垂。

我想,我正处于某种“稀释”中,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话语,能吸引我的稀薄的注意力。我,被生活稀释了,正慢慢的化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