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晚上,一个人无聊的去理发店洗头发。8点钟了,我打了电话约一位师兄喝茶。这位是原来大学里中文系的师兄,我称呼他湘江,跟我还算是老乡。他在金陵中学任教,许久没有见了。我先奔到了他们学校。两个人骑车冒着毛毛雨去新街口的悠仙美地。我先提议去国贸5楼的那家,谁知道又穿马路又过地道的,等到的时候那边人满为患。门口等待的队伍都老长了。我们又转回去,来到金陵饭店旁边的小二楼的这家悠仙美地。这家新开的,相对少一点人。我们到的时候有一个两座的空出来,正巧赶上,没用等,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来人多不如来人少啊。

两个人坐定,点了壶奶茶和一壶摩卡。开聊。话题:女人、结婚、子女教育、房子、装修、家居风格。详细就不用记述了,差不多所有人聊这些话题都一样的。

差不多都要结束的时候,接到老朋友一个电话,说是在北京东路的悠仙美地集中,等会儿赶趟去“鸡鸣寺”烧香去。我们俩也没事情,打算等会一起去。我又打了电话喊Leung一起去。于是我们仨和他们四个人在北京东路的悠仙美地碰头了。11点半的时候我们就往“鸡鸣寺”走去了。

到鸡鸣寺门口的时候是11点50分。门口可谓是人山人海。门票10块钱1张。据说平时都是5块,没想到人越多越贵了。真有经济头脑。进门的时候每个人发了3炷香,进去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就被人群往里推着搡着拥着。一直跑到上面铜佛殿门口。点香的地方都排满了人,好不容易等到我们了,点着了,再高举着挤出来。找稍微空的地方四方拜拜,扔到大香炉中搞定。

差不多我们七个人都走散了。湘江、陈亮和我,从后面开始参观鸡鸣寺。确切来说,我是参观,陈亮是礼拜、湘江也跟着随便拜拜。我没这些闲工夫拜这些,我就转转看看。陈亮每次都拜得很认真,花样很多,看的旁边人都一愣一愣的。说实话,“鸡鸣寺”比较简陋,也没什么看头的。转了一圈,下来都1点半了。湘江第二天学校有机体活动所以要先回去。我和陈亮都是夜猫子,而且都是超级无聊的夜猫子。我说不如我们再去趟“毗卢寺”。我们两个无聊的家伙又从北京东路打车到“毗卢寺”。

“毗卢寺”显然生意又不如“鸡鸣寺”了。我们到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人了。只有零星几个人还在。门票也是10块钱,但是不送香。陈亮花了5块钱搞了一把。“毗卢寺”正在搞工程建设,庭院里也随便摆摆的。陈亮在院子里烧了香拜了神佛。搞完后才发现这“毗卢寺”只开了一个大殿。大殿门口左边放着“韦陀”,右边竟然放的是“金身关公”。我们都诧异,怎么关公跑到大雄宝殿门口了。“拉生意”还是“抢生意”?大雄宝殿西南墙角还有一面大鼓,一个年轻僧人还在有节奏的敲打着。转了一会儿,到2点了,僧人们起来做早课了。我咨询了一下,他们要从2点开始做功课到3点。他们做功课就是唱经。还有伴奏,引磬、木鱼都有用。听了一会也没听懂,和陈亮就离开了。

两个人又奔到他家附近的一家饭馆宵夜去。陈亮点了罐鸡汤、一盘红烧田鸡和菠菜。4点的时候就是饱饱的了。各自回家睡觉。陈亮中午还要赶1点的火车去上海。哈,我还好,我啥事情都没有。

一觉又一觉,乍醒不愿醒。等我清醒地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也就是2007年1月1日下午4点钟了。

聊以为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