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好久没有专门为了吃跑出去了。每天都在草场门方圆三公里转悠。

还好昨天约了鱼一起去新街口吃东西。鱼这个挂名的“总理”,总算在天黑之前忙完了。到新街口会合的时候都已经五点多了。鱼这个路盲站在新百门口那个晕啊。我也晕,主要是被鱼的大眼睛晃晕了。

然后开吃哇。吃了一路,什么甜的咸的热的冷的炒的烤的都吃了个遍。鱼还是很强劲的,吃那么多都没说撑。呃~忘记说了,鱼的嘴上还有个泡,还是个嫩泡,哈哈,我的嘴上有个老的泡。还从沃尔玛买了好几个鸡腿,当时看着想吃,虽然都吃不下去了。

后来到鱼学校后街又吃了个鸡蛋饼,让我惊讶的是,鱼也又吃了个!!太牛了。终于明白看起来90斤的人为什么实际上有110了。

幸亏走得路多,多少能消化点,不然这样吃就刹不住了。

开始绝食几天。

还有那个什么什么的,我说打车回去,笨鱼非要让我坐一次公车。我在车站眼看着那个司机开始折腾那个破车,我就觉得车是坏的。果不其然,搞到半路歇菜了。又下来重新打车。唉。戏剧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