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张家界,我依然失眠。这个时代,失眠是一种通病吧!

看了一本书《精神世界-思维》和两集电视剧《金婚》,突然生起了很多感触。这些不仅关于自我还关乎父母、姊妹、爱人、理想、生存……想起过去想到了未来审视了现在。人生从哪里开始我并不确切,可确切的是我没有要模糊的结尾。

从2006年的7月16号到现在我想我是“病”了。这三年应该是我以后的一生中最可能不愿再想起的一段时间。换句话说,这最临近的三年似乎并没做到我一贯坚持的不遗憾不后悔。当然说实话做到不遗憾不后悔并不是简单的事情。然而当我以此为信条和自省的标准以来,它曾指引我走过了除这三年外几乎所有的时光。我确信它适合我,就像我确信它并不是适用于每个人的真理一样。

当我愿意坦荡地表露我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些我必须承认和面对。这三年中我曾和并不深爱的人交往过。我怜惜她们关心她们爱护她们帮助她们似乎也不是拿深爱作为原因和动机。我承认在这三年中我让自己模糊了爱的本身,也模糊了爱的动机。好像很多时候我有些轻率的传递出了爱的“幻像”。

很多人说过我想得太多过于复杂,这点我自己也早已知道。我一直以来有意无意地模糊过很多东西。那些形而上的和形而下的、那些主体的和客体的、那些内在的和外在的、那些刹那的和永恒的、那些可感知的和虚幻的、那些理智的和感觉的,甚至还有那些是是非非的判断。这些在我的生命里造成了(过)很多常人难以背负的重荷。想过最简单最平淡生活的愿望越来越突显出来,频频地在我的生活中四处不安分的激荡。这种追求平静的波澜是最大的矛盾, 它让我难以抉择到底是堵?还是疏?

天一亮,就苍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