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成熟成長是把雙刃劍。一方面,人通過相對地固化對外部人事物和內部各種想像、想法的刺激,使得人們相對「更穩妥」、「更低成本」的完成人生過程。另外一方面,這又使得人逐漸喪失更多的「可能性」。

一個人越容易被自我和別人「辨識」,也就意味著「個性特徵」越明顯。這從物種延續的角度來說沒錯,但對於具有高度想像能力的「人」來說卻未必是最好的,甚至是還遠遠不夠。

簡單來說,大部分人的成長結果就是變得不再具備很多可能。它表現為,對待很多人、事、物和自己腦袋裡的想法逐漸有了相對固定的看法、態度和反應。這會導致他對待這些人事物的方式「刻板化」。比如,成年人看待大部分和年輕人有關的事情都會有種「沒什麼特別的啊」、「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吧」的態度,並且不願意去了解、理解,更不要說去嘗試。他們對待這些並不了解的事情,也會輕易的給出態度。這就是失去了可能。

我說過的那種「你每次給他不同的東西他就可以給你不同的反應的人」,是指一生都盡可能不刻板化,對盡可能多的人事物包括自己腦袋裡的想法都保持新鮮,願意在任何時間對待這些人事物都像開啟人生新旅程一樣的充分感受新鮮、探索、思考、熱情的樂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