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心中罣碍著兩幅扇面。一罣海棠,二罣涼詩,至今未果。

其海棠之因,前年春遊南信大,龍王山下驚遇一片垂絲海棠,千嬌百媚、笑靨旖旎,燒我心久矣。後得一梅竹小扇,想一面海棠盛開,有學生允我,至今未見。如今想見心切,又恐倉促,不如我意。惴惴不似我。

其涼詩之因,蓋不喜扇書別文,數年皆執紈白。既炎夏之用,須上書清涼詩文,或搖崑崙冰風、或扇冬雪之氣、或借老槐厚蔭,諸般等等,護我清涼。雖耿耿久矣,未逢靈趣、不得佳句,擾我營營。

當真是,拂亂風月,不得情懷,自忖俗不可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