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經常看見有人說古時候多麼多麼的好,想回到古時候。言下之意,自己去古代就能不得了了一般。網上有人說、綜藝節目裡也常有人說。那便說說這個古時候的吸引力。

常聽聞被盛讚的大致春秋戰國和唐宋這兩個時期。春秋戰國大概是因為士人階層出了太多的大家,百家爭鳴。而且各國「士人」中湧現出一大批有血有肉有禮有節令人神往的優秀人才。唐宋時期其實要分開來說。唐朝廣大開放,是個文化禁線門檻很低的時期。宋朝立國起舉國都推崇文人。這兩個朝代起初經濟也很發達,文豪特別多。不僅唐朝有一堆春筍般多而優到變態的詩人們,連帶一起的唐宋八大家甚至和他們同時期裡有太多學識淵博、境界高遠的文人。這幾乎是後世代代嚮往的黃金時代。文學藝術的各個方面都有很璀璨的明珠。而這些置身其中的「古人」大約就是形成古代吸引力最強源頭了。

之後的很多朝代直到我們對這些時期的人都推崇備至。然而仔細想來,古人的風骨、氣節、學識、境界等等,更多的是我們作為後世觀察者賦予的人格或文化的符號。我們是隔著歷史的距離進行的觀察與想像,這是視之為整體或對象、有邊界地認識描繪他們。我們當然對古人和古文化無法做到過程式的介入。正如此一旦插上想像的翅膀,就更加引人入勝。

大膽設想一下,於古時候那生而逢時的人而言,我們所強賦的所有的符號其實就是他們原本自然而然的道理、生活和路。那些冒死諫言的風骨、和光同塵的境界、淵深浩淼的學識、境轉不移的氣節等等,都是當時生存的既有秩序。這些秩序,你生而其中,便會化在你的身上、骨子裡,那是「當下」的基因。

若是我們回去了,帶的是當代的基因,真實介入到那個過程裡,你可能並不覺得美好,你也不會如你想像般游刃有餘。假使你有幸能帶著當代先進的認識回去,你也未必會比那些優秀的人更優秀。你很難在那個情境中順利成長起來,可以適應的部分將會遠遠少於你需要對抗的。那個時代本身對你來說就已經應接不暇了,更不要說和「偶像」成為「同期生」。說難聽點你可能為「偶像」提鞋的機會都沒有。最後,你可以想想看,你會背所有李白杜甫的詩、蘇軾辛棄疾的詞,你就能和他們做好朋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