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觉得疲惫、觉得慵懒,开始觉得无力去谈论和思考爱情、生活,以至于当我看到别人在谈论在思考我就觉得累和苍白。

其实我们什么都弄不明白,只是在不断的猜测,我不喜欢不确定的东西,除了幻想。

人有思考的能力对我来说简直奢侈,或者说是一种多余和一种痛苦。我多么希望自己没有想法,没有思考的能力。最好的情形就是不存在。

所以我说,如果有来世,如果我可以选择,或者说我的希望,那就是,我绝对绝对的不想再入轮回。最好是此生以后烟消云散、形神俱灭。

有时候我会想,或许在一个时候我会皈依一个信仰。不为信仰本身,只为安静无争的如水般流走。可以不看这尘世,可以不听这人声,企图远离这折磨我20多年的环境。

在无人的时空里,可以自由的感动,自由的舒展,自由的想象,自由的飞翔……

我知道我所有的想法都不过是逃避,不过是幻想。我知道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理想主义者。

我希望世界无暇的运转,我找不到理由放弃我的想法。所以我注定是这样的矛盾,发疯的自我对抗。或者说是极致的无聊,如此等等

撕心裂肺的痛楚总是在日常出现。来源于矛盾的想法和思考。

原本多彩轻松的青春如此被灌满了厚厚的铅。

缺少了激情,就开始把自己定位在一个生活的旁观者,静静的看人在忙碌在爱在恨在痛苦在快乐在聚散离合。
懒得去介入,懒得去解释,懒得去思考,懒得去生活。
孤独的旁观者。

有时候我在想,当我向高高的星空眺望
那里的世界如此宽广
我真想去那里,选择自己新的梦想

但我又沉寂下来,这里才是我在的地方
但是我在这里只有寂寞
告诉我,哪里才是我的去向

在那里,有那么大的世界
风儿轻轻吹,花儿在开放
每个人都有梦想,我也能有梦想

在那里,天空像海一样深广
有安全感,可以过得无忧无恙
人人欢畅

有人说我不属于那里
我必须孤独地呆在下面
由于我的地方,我必须有痛苦的信仰

但什么是痛苦
有什么原因吗?
没有痛苦就没有快乐
或许痛苦快乐本是一样

在那里,有那么大的世界
风儿轻轻吹,花儿在开放
每个人都有梦想,我也能有梦想

在那里,天空像海一样深广
有安全感,可以过得无忧无恙

我要生活在宽广的那个地方
那个宽广的地方

——摘自动画片《南方公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