磅礴的大雨,从漆黑的夜空中倾倒下来。临近地面的时候,才被长街上零星的灯笼照出厚厚的雨幕。空气都被这层层密密的雨幕压得凝滞起来。

整块整块青石铺成的城道被这瓢泼的大雨冲得锃亮,跟镜子似的。一道闪电过去,就在石板上映出一道蜿蜒的亮光。

我就坐在南门附近的一家卖面条的摊子这里。简易的油布搭的棚子,里面放着四张长桌子,几张长凳。案板上还有一点老板刚刚切好的面条,炉火也不大旺。这么大的雨哪有人出来吃面。老板蜷缩在炉子旁边打着盹儿。

我很讨厌阴天和下雨天。阴天和下雨天气让我很不舒服。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撑得满满的,挤得闷闷的,似乎要喘不过气来。我喜欢明亮的地方,喜欢没有压力的生活。

有人说,讨厌阴天和下雨天是和讨厌黑暗一样的,那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我曾偷偷的问过自己,我缺乏安全感么?我喜欢师父,我不敢跟她说,我告诉自己,那是师父,辈分有别,可是再没有别的女子可以让我爱,是因为我缺乏安全感么?我喜欢研究江湖上各家的绝学,我想尽一切办法偷学各门各派的武学精要,可是我并不喜欢跟别人动手,我仅仅就是喜欢这个,我就是喜欢学,确切来说,应该是喜欢研究,可是我不跟别人动手时因为我缺乏安全感么?唉,这些都是头疼的问题,想得越多烦得越多。

师父说,“龙息魔君”今天可能会出现。让我们分头在这里守着。我和包元庆两个人守在这南门。

包元庆是个爽直的汉子,思想简简单单的,做事情非常的认真。所以我坐在这里小憩的时候,他还一直站在门口像铁塔一样,都站了一个时辰了。

包元庆比我高接近一个头,宽度也差不多是我两个宽,伫在门口确实挺吓人的。我都怀疑面摊没有人来是不是都给他吓回去了。还好我给了这个面摊的老头五两银子,要不然他怎么能安然睡去。

包元庆使得是一把四尺长五寸宽的地平口宽刀。不要小看这把黑黝黝的大菜刀,这可是极富盛传的千斤刃。千斤刃,取得是千斤一诺之意。包元庆的刃法决也是如此。刃走阳刚,势出必果,这是把诚信之刃。

所有人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包元庆,因为他简单他想得不复杂。我也好想象他一样的简单的活着,可是我想得太多太杂。

“救命啊……”一个老头的呼救声传过来。

听闻这声呼救,包元庆蹭的就跳到大雨中去了。手中千斤刃一抖,雨点四溅,大喝一声,“龙魔小儿哪里跑!”

一个黑影嗖的从他头顶窜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包元庆右手一颤,黑黝黝的千斤刃顿时光华流转,刀气纵横。

包元庆使了一招“断流刃”,只听嗡的一声,千斤刃划了个半圆从右上方到左下方劈出一道闪光。

黑影被刀气所牵,在包元庆前方停下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