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薄施廣陵色,
一點金輪透天來。
城上日暉驚早鶯,
運河才動麗景開。
常望三竿秦淮客,
久違星月退樓台。
紫陌紅塵多去矣,
忽笑營營何有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