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在凌晨的睡梦中悄然地醒来,面对漆黑的虚空,我仿佛是漂浮在宇宙深处的尘埃。

没有时空的概念,只有一种盈满着淡淡的哀愁的期待。似乎在期待这心有所安,意有可属。

在亘古亘古的时代,有一群人变成了后世人的神而被万世敬戴。因为,他们成就的是天地间的大事而不是其个人的胸怀。我们后人因为只看到天地,便没了隐藏在人心灵深处的激昂与澎湃。

因为,我们的心不曾到过天地之外。

好想飞越历史的大海,穿梭六千年,与所有的巨人站成一排,不求有与他们一样的能耐,只愿去亲身体验从那时便萌生和积攒而来的大悲情怀。

面对巨大,面对成就,真的有那淡淡的、深沉的、悲天悯人的伤哀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