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着小雨清醒着一夜,一夜无眠,一夜无语。
临近的时候看了她的文字,仿若是另外的世界,仿若是有了距离的魅力,又仿若是有了丝丝的遗憾。极少的品味过这样的干涩,极少的舔噬过如此的怆凉。爱由来不需要借口,情自古没有过依附。人在希望中过活,真在直面中死去,善在伪装中抽搐,爱呢,在哪里?我爱,你又在哪里?

时常梦到背一把破旧的剑,踯躅在漫无边际的荒原,黑暗的夜,冰冷的雨,湮没了所有情爱是非。

最近的一段时间,我越发的觉着自己仿佛是在黑暗森林中徘徊的行者,四周有妖冶的精灵,有阴狠的狼群,有狡猾的狐狸,有飘荡的孤魂;天空布满黑云,夜晚战胜每一个黎明,仓皇的人们四处的奔走;我是一个行者。我爱,我想念你。想念你如不舍的战友陪伴在生活的每个脚步,每个空间。

每个夜晚因为想念难以入眠,每个清晨因为茫然难以慰怀,每个日子沉甸甸而空洞的堆积,仿佛堆积成了一座毫无生机的假山。我爱,我想念你。想念你要如丝蔓般缠绕在每个角落,每个时间。

数个无趣的夜晚我就选择在空荡的街头流浪,一直得走,不停的走,累了就在路边坐下;没有思想,没有准备,没有目的;看空荡的街景,看偶尔的行人,看漆黑一片的头顶;台风来的前一天,当我清晨时分坐在马路边上的时候,在经过一夜的大雨狂风清洗过的天空中竟然燃起了一团绚丽的朝霞;我爱,我多么想和你一起去分享这样的美丽,这样的感动。

有流星雨的夜晚,辗转到1点依然未眠。想带我爱去云中看星雨,想与我爱在山顶许心愿。多么遥远的牵绊,昏黄的街灯没有照亮天上的星辰,终于在黑漆漆的天空中听闻一声叹息,我爱,你要告诉我,那是谁的叹息。

梦中的我爱,我爱你,想念的滋味很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