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前几日,我还一直迷恋在现代科技所披荫的福祉里
说实话,我好喜欢好向往古时候人们平和的生活
有古筝有笛子的音乐,就像现在流淌在办公室中的音乐

疯狂的喜欢古代,仿佛那里有忧郁的源泉
从小至大流淌在我血脉里的抑郁都可以在那里找到归宿

可以吟诗做对写文章
没有很多的人在看你,没有很多人在留意你
我们的一切只为自己只为我们身边的零星人物所有意义

也可以隐居思考做学问
不需要什么嘉奖口碑,不奢望有门徒附和者
所有的东西只因为自己喜爱和专著,只为自己的沉积

可以咛哝细语话西窗
穿梭着同心同情同意,凝聚成坚实美丽温柔
所有的爱只因为知己而生而发而蔓延,而不要遏抑

真的好想希望回到那个不要如此开化的时代
可以把旷古的豪迈和落拓裹在长衫里寂寞的翻腾
可以把细腻的委婉和精巧释放在亘古的白云长河

这种情怀从我初识人世的时候就开始萌生
我疯狂的喜欢古人的语言、传统的乐器、那时的花开花落
一直以来只有音乐和写作可以让我体味那种别样的希冀
只可惜的是生活的脚步太过匆忙,疏忽了我心边的小园

直到现在才被浓浓的包围着我的音乐所钓起
忽啦啦满江的水波都随着律动
孤寂、落寞都被鼓起来,在身体里骚动

发疯似的心疼,仅仅是因为喜欢那时
揪心的喜欢,或许也仅仅是因为忧郁
像菟丝一样的缠绕和无序,盛放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