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意识到我曾慢慢偏离内心所向往的那种最大限度的自由,也仅仅是近两天的察觉。突然的就想到我心中曾经近乎幻想的目标,寂静飘渺的别处以及那些浪漫的人生。

曾过去的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不断尝试慢慢让自己更加的“成长”起来。相当的时间支付给了各式各样的累积,相当的时间支付给了去处理这些累积。然而,然而我就突然的发现,我却忘记了给自己一个使用自由的时间。

我曾说过我身上所背负的莫名的疲累。迄今为止,每日无论清晨或是夜晚依然没有任何改观。它就像一个甩不掉的梦魇,冷冷的稀释在我生活的每个角落。这一点都不好玩,愈发的疲累就愈发的想去逃脱,可挣也挣脱不了,像是反噬的叠加,偶尔的时候就会毫不客气的显山露水一下,它丝毫不会在乎我是否想要。

前几日看节目,偶然间听见一个词,“放空”。我好像莫名就有了点触动。“放空”,这好像就是我缺的,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我这才意识到,所谓的不在乎、不在意其实和“放空”压根就是两回事。我之前似乎一直把这两个事情搞混淆了。用黑格尔的话来叙述一下大致应该是,所谓的不在乎、不在意其实是由于有可规定的对象引起的,这种空其实本质上是一种“规定了的空”,而真正的空,应该是无规定性的真空。这种空来源于一个人内心和思想的最深处的体验,无规定无限制。我想真正的自由或许应该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所以我就想我该把我向这样的一个方向靠近。我也许永远也达不到,可是我要靠近它一点点。即使每天靠近一点点,也就够了。每每有这样无力的方向,我就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人生是那样的被动。每个人那么积极努力的想把这种被动转化成主动,甚至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可是就是我们身边的人,甚至是更多曾死去或将要出现的人就把控制、掌握代替了这种主动。我想不应该一直的走不停下脚步,走多了,走久了,再想放空可就难了,尾大不掉可能放在这里也还是适用的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