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觉的就习惯了晚睡。应该说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更加的能够习惯晚睡。更多时几近通宵达旦,常常夜入暮色又转青白才觉晓躺下。

难得的想起来应该早些躺下吧,毕竟躺着确实比坐着要舒服得多。躺下的初始,倦意蜂拥,似是就此要睡去。辗转三两次,便又思绪万千,万千到摸不到头脑。

常常会觉得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无法延续。所谓锦瑟如灺,便指的是这时光宛若灯烬,前一秒是光明,此刻尚有余温,可转瞬冷去,丝毫寻不得、丝毫念不得。

话愈发的少,行动愈发的少,就连想法都愈发的难以跳出现今的窠臼。

我好想出去走走,出去散散步出去散散心。明晚吧,我想就明晚,明晚我想在杭州,后天早上我就想散步在西湖。那应该是我能最快能到达的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找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人,就一个人,简简单单的看,淡淡然然的想。尽管圈绕的是我自己的一米,可是那是干净的不受约束的,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好。

动一动,走一走。很好。就这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