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这个标题让我有种压迫感,有一些紧张,甚至有一丝丝恐惧。一直以来我小心翼翼的生活、成长和思考,甚至有刻意的回避这些东西,更不要说让思维直面这些问题。

然而当真被思维的触角牵引到这里的时候,除了茫然、震惊,还能有什么呢?甚至像我这样的自以为是相对淡然稳定的人来说,都不免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丝恐惧。恐惧,就是这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恐惧才让我觉得需要记录一下这个缠绕在所有人的思维、想像上的毒藤。必然的,我同样被缠绕了。这很可怕,它不仅紧紧束缚每个人向往自由的思维,那些密集而细小的刺还会轻轻刺破最难以捉摸的意识。不断的扎破脑袋中的幻想、梦想和一切自欺式的美好。用血淋淋的刺痛来拷问一切关于自我关于他物关于思维的认知。

我们生长在怎样的空间?这个空间属于我们还是我们属于这个空间?每次抬头望向那虚无的空间,那种深深的固若金汤的禁锢感就像牢笼一样长在了心头,那种身不由己已经脱离了人与人、人与物的这种简单的枷锁范畴。时间,这又是一个多么令人泄气的范畴。无论从适应、控制还是思考之的角度,都是那样的无坚不摧。现代物理告诉我们太阳总有一天会因燃烧殆尽而崩塌,它会吞噬掉我们的地球,那时候人会怎么办?自欺欺人的以人定胜天的想法寄希望于外太空的别苑还是选择用这是科学探索中的弹性失误说服自己。外太空,多抽象的概念,多遥远的距离,多广袤的空间啊,可是这是多可怕的环境,那里四处充斥着核聚(裂)变级的爆炸,还有行星碎片、彗星核这些可见的垃圾,更有像类星体这样的恐怖魔王,类星体中心的黑洞视界不断的把周围的所有物质都吞噬掉……这些离我们都很远,不是么?可是你敢确信我们人类思维目前所界定的“远”的概念么?光一年可以走6兆英里,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光年够不够远?你手上戴的黄金和白银这些元素正是来源于这近似神话般的距离的星体的产物……多希望这些知识都是一场梦啊。

时空,与自我相比是那么遥远的啊。那就回头来看看就在这颗脑袋里的思维吧。有和无到底有没有差别?思维生于有还是生于无?我们脑袋中的对世界万物的认识和概念到底是它们的本原还是表象?客观和主观真的有界限么?这不重要么?那么我们赖以进行的判断和推理则是多么摇摇欲坠的过程。就是在这样摇摇欲坠的过程中,竟然还能生出对与错的是非,这是多么自欺的生活啊。绝对与相对,量与质,存在与现象……放在一起是多么纠结啊。概念、判断、推理,这三个范畴,哪个里面有我们能确信的东西?这世界上如果有一种绝对,那是我们这样自我的思维可以碰触到的么?这个范畴的东西丝毫不比外太空更空,反而更实在。回避它?回避它的存在还是回避它的本质?反思它?反思它的现象还是反思它的规定?我多希望自己拿个橡皮擦把脑袋抹干净。

我说过,所有的事情在没有发生之前都是偶然事件,这是基于事情诱因和条件强大的随机性相对于人类有限的认知、计算统计和预知的能力来说的。可是一旦事情发生了,在时空不可逆转的前提上,之前所有的偶然都变成了确切的必然。这样的偶然与必然的转换,成为当下认知范畴的秩序。因此必然只出现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必然的被偶然所占据。这不是真理,这是我们的缺陷导致的。就像你蒙住一个眼睛,视野必然的减少一半,而且与此同时还降低你对景深的感知一样。所以,所谓的秩序可能往往不是来源于绝对的真理,而是来源于我们先天的缺陷。

这些都很可怕很无聊,我睡一觉应该都能忘记吧?我想可以的!

这样的暗示,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