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无论多强大,都会在内心深处埋藏一个归属的希望。这种归属的对象可能是某个人、某个群体、某个地方、某个时代,甚至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概念。这其中和他人(们)有关的归属,都无法自己完成。别人(们)也在寻找归属,这是个不能单向选择且无法更改的境况。所谓强求,便是用自我的归属去蒙蔽或压制他人归属的希望。没有什么天注定,那么在归属失落以后,剩下的就仅仅是孤独。没有归属的心都是孤独的,而孤独永远都只存现与当下。你说你过去孤独,可是过去的你可以确切的属于当下的你。你若说孤独属于未来,这话,你会相信你愿意相信么?即便你愿意相信,你又不能确信。那就坦然的接受孤独则仅仅是当下的说法吧。

除了归属的对象是某个特定的人以外的其他所有的归属类型,都是趋同的结果。说服并强制自我趋同成功,归属成功;否则,归属失败。对于某个人群、某个地方、某个时代甚或等等来说,归属的前提就是趋同。你需要理解那人群、地点、时代的规则、规律,然后比对自我心中那些摇摆的近乎虚无的概念和标准,匹配类同的地方,或说服自己去更改为如是。这个过程其实对于几乎所有的人来说都是被动和不快乐的。唯一相对于自我来说较好点的情形就是在趋同的过程中用许多看得见摸得着的满足来抵消那种认同负增长的过程。直白点,就是用眼下的得到去代替自我真实的希望。所以,每每有某个刹那你惊醒的时候,你去回想,那一点都不快乐,不是么?你压根记不起多少看得见摸得着的快乐。尤其距离得越久越远,你就越无奈的体会到无法抓住,无法持久。

人的一生,成长的过程,亦即从不确定到确定的过程,从可能变成一定,从摇摆到固定,从幻想到窠臼……归属,你早晚都会遇到。你属于谁,你属于哪里?这个站在自我的反思背后的命题,一旦碰上就难以甩掉。孤独,怕是归属的茫然吧,其实与爱无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