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没有记忆的时光。不停的信步而走,甩掉身后的云水长空,用数年时间来拉开一段空白,空白得来不及忧伤。一切都是淡淡的出现,而后淡淡的消失。节奏不要太快,然而它幸好并不快,这很好,不是么?

没有记忆的时光是一段干净的人生。无所谓得到,无所谓失去,无所谓自我,无所谓外物⋯⋯雁过长空,船儿过水,无所着相。或许曾经探求过过多答案的结果就是这样吧。

人生就像一个迷宫,从我们有意识开始就在寻找某个出口。有的迷宫复杂,有的简单,可有的迷宫有出口,有的迷宫却没有,碰巧我们人类所在的这个迷宫就是一个简单而没有出口的迷宫。这个迷宫很特殊,它一点都不扁平反而很立体,它就像一个超大的螺旋的阶梯。你不停的在里面走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可以自主或不自主的的不停改变方向,可是隐隐的觉得自己的目的地又好像很明显,明显到你不敢去肯定和抓住。如此不停的走就不停的在上升或下降,然而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都悖逆不了“重复与反复”。所以这让很多人很难去面对过去和现在,总是试图用最拙劣的手段去掩盖它们,试图让自己甚或让别人相信自己的道路是独一无二的,使之成为自己赖以坚信的人生方向。可是总有一天自己会醒悟过来这种掩饰的无奈,不是么?

迷宫的论调充满了浓厚的宿命论的色彩。这种既定的场景很让人泄气,所以很多人在看见这样的说法的时候都会急于去反驳。然而生的不自由和死的不自主,不是最大最难以摆脱的宿命的两头么?有人说,那我们还有别的法子么?我是不敢断定的,可是我隐隐的觉得有些东西是这个宿命的致命的弱点。宿命就像是统治你的阶级,它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对于统治来说,不从是可怕的,然而不信更可怕,从而不信那就是其心头大患的,不从而不信这部分人虽然少,但他们都是吸引火力和注意力的源头。那么对与生死的的宿命来说,这个迷宫中你的落点和你的终点该如何对待。既然假定了生死的宿命,那么如同上面所说,不为生而生,不为死而死的,或许就已跳出了这个迷宫了。

我知道这有点难以言说明了,不为生而生,不为死而死,这不仅仅是信念上的力量。很多人的信念从来都是无用的,知晓明了的东西自然而然会产生信念,若无法无法知晓明了,照猫画虎,你懂的,这压根不行,所以别东拼西凑、拾人牙慧的时候随便侮辱信念这个词。因此对于迷宫的问题,没有办法别人领着你走,也没有办法有人告诉你是怎样的怎样的,你懂的,在迷宫中动一下,可能前因后果就完全不同了。这和你的人生一样,你看见眼前的人,只是遇见,并不是重合。没人能给你答案。若你看明白了,就仿若虚空中看透了,生出一维来,一步而已,便从迷宫中脱出来,从镜花水月中脱出来。不过,我只是说不过,不过,谁能保证再出来的不是另一层迷宫呢?但愿不是,但愿不是⋯⋯

这样再说那个没有记忆的时光,无所谓得失内外前后因果的空白,这便是不为生不为死的一步尝试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